Dec
4

Staglin家族酒莊 心善,酒更美

Stephy Poon著

雖然我並不是基督徒,但聖經金句「施比受更為有福」倒是很有同感。畢竟在這個動盪之世,懂得感恩和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一件難得又美好的事。來自Staglin家族酒莊的Shari和Garen Staglin,是納帕谷(Napa Valley)其中一家很受尊重的酒莊,他們釀造的莎當妮(Chardonnay)和赤霞珠(Cabernet Sauvignon)不只是為了個人的享受,而是有另一重意義──為精神上有缺憾的人籌款。在過去20年,已經成功為有關機構籌募超過8億美元的善款。如此有愛和感染力的葡萄酒,當然也有其獨特之處,反映了Rutherford地理位置的特性,酸度出色,結構有致。

IMG_3846

跟Shari和Garen Staglin在香港JW萬豪酒店的Flint and Grill Bar一起品嚐了6枝葡萄酒,分別是2白4紅。Staglin的葡萄酒全是人手採摘。第一枝試的是Salus Chardonnay 2013,在酒桶內陳存了十個月的時間。它的白花香和柑橘味道很是誘人,香氣吸引的程度令我不想把酒杯放下。它比較厚身和圓滑,不像平常莎當妮的清爽感或薄身個性。我愛它最後充滿菠蘿香味的餘韻收尾,會在你的口腔內徘徊,久久不散。

IMG_3845

第二枝是Staglin Chardonnay 2012。它同樣是陳存了10個月,但定較特別的在首7個月都用了「batonnage」這個方法,即是在發酵過程中,減少攪拌的程序,令它的複雜度和層次感多一點之餘,酸度和礦物味也較高。它和Salus Chardonnay 2013不同的是,它的橙香和檸檬味較出,偏清爽和薄身。個人來說較喜愛Salus Chardonnay 2013的清甜花香個性,甜美可人。

Staglin's Shari Staglin

Staglin’s Shari Staglin

接著是Staglin酒莊出產的赤霞珠。Staglin酒莊位置於St. John山脈,接近Rutherford Bench,他們51英畝葡萄園都受惠於山脈多年來的沖洗和沈積,它含礫石的啡色土壤為種植赤霞珠提供了很好的先天條件。Salus Cabernet Sauvignon 2011的葡萄混合是7%品麗珠和93%赤霞珠,24個月酒桶發酵時間。這枝赤霞珠的酸度很高,丹寧不太重。雖然沒有我想像中的強悍,而且偏薄身,但它的木味、煙草味、薄荷、櫻桃香味,都在告訴我需要配點食物。Garen提議說與其把Pinot配三文魚這樣單調,何不配上Salus Cabernet Sauvignon 2011,將會是另一個神奇的體驗。

IMG_3832

最後的3枝紅酒是Staglin Cabernet Sauvignon 2008,2009 和2010。如果要在3枝之中排喜好次序,我想2010那枝會是我的最愛。雖然我相信有不少人會認為(包括Shari)2010的Staglin Cabernet Sauvignon仍然有點青澀感,需要點時間去「進化」和沈澱,然而它的香草,木香味,咖啡豆,朱古力香味和有層次變化的個性,再加上沒有太搶風頭的丹寧,所以東西合併一起都是一幅很優美的圖案,很有升值的潛質。第二是2009,它是介乎2008和2010之間──比2008「男人」一點,強勢點,但少了點辛辣感。黑莓味道突出,酸度夠的同時,收尾時會慢慢滲出絲絲甜味,我會說是3枝中最平易近人的。至於2008,果味濃,莓味和黑加侖子直接了當。個人而言,2008的酸度有點太活潑,沒有缺少了圓滑感。不過,喝酒這回事,始終都是很主觀的,就好像我的喜好,原來是和Shari完全相反的呢!哈哈!整體來說,Staglin的紅酒在酸度和丹寧的控制和結構都出色有致,和牛排是不俗的配搭。

IMG_3835

Staglin Family Vineyard的建築物有著145 年的悠久歷史。酒莊在1985年由Garen, Shari, Brandon(兒子)和Shannon(女兒)一同創辦。他們採用的葡萄都沿用有機耕種,並且人手採摘。自1990年起,Salus旗下的莎當妮和赤霞珠的所有收益都會捐到有關機構,為精神上有缺憾的人籌款。

IMG_3831

如想了解更多,可電郵至 KitWong@asc-wines.com,或瀏覽 www.staglinfamily.com